top of page

最新消息

開發建設與文化傳承如何平衡?



談了許多開發與建設的話題,

回來談談關於我的老本行,

如果老屋們要全數翻新,

那舊有的文化該如何保存呢?

最近正好華光社區做了重建,

變身成榕錦時光生活園區,

但在走訪一趟後不禁讓人懷疑,

雖然留有一個記錄了歷史影像的場館,

但刻意仿日式建築的園區,

既沒有重現當時的樣貌,

又沒有任何啟發性,

更對當時的居民沒有幫助,

不乾不脆的做了一個坪效極低的小商圈,

這樣的「保存」,到底保存了什麼?

這是現在政府文化素養低落的結果,

所謂文化,完全被消費化,

卻沒有與現在的市民產生連結。

我們認為,文化保存的本質,

是一種記憶與體驗的傳承。

以華光社區為例,

真正對這個區域最有情感、最希望保存的人是誰?

必然是曾經在這個社區留下記憶的人們。

我們問了家中長輩,

雖然與華光社區同處一個世代,

但因為生活圈不同,

所以其實這裡對他就沒有任何意義,

自然談不上值不值得保存。

而文化的死去,

便是記憶的消逝,

一種習慣、生活方式、歷史地貌等,

不再存於人們的心中。

所以想要留下記憶,

想要留存文化,

最重要的是讓歷史、傳統能走入民眾的生活之中,

讓這些資產能在當代重新活化。

動保黨的文化政策,

便是要利用「故事」,

這個現代人大量攝取的養分,

做為文化保存的最佳管道。

我們會從創作者的培養開始,

首先透過獎補助,

鼓勵在地題材的創作,

讓創作者把這些文化資產,

重新活化成故事,

透過小說、漫畫、戲劇、影視,

成為民眾口中的話題與記憶。

同時建立簡便的田調窗口,

媒合專家與當事人,

使創作者能減少資料搜查的難度,

增加深度與廣度,

也加快創作的進度。

並且加強培養漫畫人才,

因為故事以文字小說出版最快速又省成本,

但對民眾的親和力最低。

人是影像的動物,

有圖像的呈現可以使故事被更多人接收、廣傳、二創,

但影視的成本太高,

漫畫正好是一個很好的中介載體,

拿一部影視作品的拍攝成本,

可以製作百部的漫畫作品,

放大故事的產量。

但台灣的漫畫人才因為產業斷層嚴重缺乏,

許多企業雖然想投資這塊產業,

但人才的缺口卻無法一下補足,

所以透過政府加強協助,

便能幫助產業打好基石。

市場有了大量的故事活力,

就會從中產生出色的作品。

整個故事產業鏈也才會形成像日本那樣,

小說紅了畫漫畫,漫畫紅了動畫化(影視化)的垂直整合。

過往台灣影視就是過度依賴獨立開發,

所以開發成本很高,失敗率也高,

投資人賠錢賠多了,自然就怯步了。

但其實無論美國、日本、韓國,

都有大量的改編作品,

在有人氣的基礎上進行更大成本的開發,

勝率高了,自然投資也會旺盛。

在地題材的故事,

自然就會帶動大家對於古蹟、景點的興趣,

也能夠開發周邊商品與合作促銷,

同樣一條毛巾,

多印個鬼滅之刃成本也沒差別,

但銷量就會不同,

故事產業的蓬勃發展,

也將成為經濟火車頭,

同時也帶動文化外銷,

增加國際能見度,

形成屬於我們的「台流」。

就像我們看韓劇,

很自然就會看到韓國的小吃、服飾、傳統、國情、生活方式,

也帶動大家在作品之外,

更多的去挖掘相關資料來瞭解,

台灣的文化傳承,

也可以在這樣的故事產業發展上,

長長久久,無遠弗屆。

回到華光社區的話題,

如果有一部如同《茶金》一樣的作品,

將當時的華光社區重現,

記錄了當時社區的起落、悲歡與點滴,

引起了社會的討論與各種二創,

試問,相較於現在的榕錦生活園區,

到底哪個才讓文化與記憶,

被好好的保存下來呢?

(更有趣的是,其實花的錢可能更少喔)

所以文化傳承,

絕不僅僅只是留下硬體的空殻,

而應該創造軟體的溫度。

當然也不是要把它們都拆光光,

我們在昨天的都市計畫討論中,

也提到了中正區古蹟活化,

形成如韓國大學路表演聚落的事,

有發現這是連貫在一起的政見嗎?

表演聚落、故事產業、古蹟活化、文化傳承,

既培養人才,又帶動經濟,還推廣文化,

誰說開發總是與人文矛盾呢?

完全是看主事者有沒有用心而已。

請支持我們,

最用心的 台灣動物保護黨。



看更多政見與小額捐款: 👉 台北市長候選人 張家豪 https://hao.oen.tw/ 👉 大安文山區候選人 華珮君 https://pei.oen.tw/ 👉 中正萬華區候選人 曾琳詒 https://linda.oen.tw/


Comments


精選文章
2022 動保黨候選人
雙人_正面-農.jpg
正面-Linda.jpg
bottom of page